我小小的願望再一次的落空,至少有兩個人很高興,一個是女孩,一個是A,一個希望俘虜我,一個唯恐天下不亂。

今天又是我比較早到,這很好,在我的計畫中就是要這樣,我選了一個左邊靠走道的位子,書包放在旁邊的位子上,如此一來女孩就不能坐我旁邊,保持距離就是最好的政策。事實證明我的做法正確,女孩到了補習班,看到我的位子顯然有點訝異,我沒給他任何機會表示意見,他只好選了隔了一個包包的位子坐。

女孩坐下後,因為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為了避免任何的無法處理狀況,加上我今天睡太晚而錯過的通便時間,顯然去上廁所是個一石二鳥的好藉口。上完廁所後我又到陽台去複習一下今天的劇本“Better Friends Than Lovers",上課5分鐘後,我才徐徐的進入教室。

上課的途中我也不跟女孩說什麼話,很專心的上我的閱讀課。不過由於昨天一點才睡,精神是有點不繼,上課的中途有點打瞌睡,這時候隔了一個位子的好處就凸顯了出來,我睡的很安心,完全不擔心被打擾,雖然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女孩常常瞄我,but can she do?睡的香的很!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女孩很快的就攻破了我精心佈設的防線。

中間下課,我們往外走,女孩喜歡走樓梯,衝著電梯上貼的剪報“每走一階樓梯多活4秒",在美加我也蠻常爬樓梯的,幫美加省了不少電費。因為剛剛睡覺的關係,脖子有點僵硬,伸手捏了兩下,女孩走我後面,他也伸手來捏了兩下,大姊,男女授受不親啊!火真的快燒上身了!

買飲料的途中,女孩一直貼的我很近,幾乎都要黏在一起了,於是他在我的左邊,我就往右靠,他在我右邊,我就往左靠。看來精神不繼是有差,我今天氣勢甚弱,我連手都不敢伸出口袋,就怕給女孩機會撲上來,我一直覺得我就像那塊叼在嘴邊的肉,被吃掉只是時間的問題。

為了扳回一局,看來是該讓巨石轉動了,我開始營造嚴肅的氣氛。我選擇了破題法,所謂的開門見山,這個方法的好處是自己可以掌握主動,給對方來個措手不及。

『你怎麼會想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問。
「那個,因為我之前有被人家騙過。」顯然女孩沒有料到我這麼奇兵突出,倉卒的回答顯的有點手忙腳亂。
『被騙?怎麼被騙的?是工作的時候嗎?』我承認,他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是我還是沒有在語氣上放他一馬,溫柔只會讓他陷的更深。
「算是,他是以前的同事,他約我出去玩,還有喝咖啡,可是第三天他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女孩是個很單純的女孩,這個小故事他說的很認真,可我聽的冷汗直流。出去玩?喝咖啡?這兩件事我不都做了嗎?這只是巧合啊!你要是選個深坑我一定不會去的啊!喝咖啡!我們那應該不算喝咖啡吧?只是一起走到了補習班旁邊的咖啡店買了咖啡帶走吧!
『三天?算很短吧?應該不是想騙你吧?』最重要的是這個三天!三天就這麼耿耿於懷?我們認識到今天,也是第三天啊!OMG!
「我覺得這樣很不負責任,騙他的女朋友,也騙我,我覺得男生這樣很不好。」非常認真。
這個話題太恐怖了,擱置!『我只交過一個女朋友,已經分手了,去年的事。』我沒有刻意說明已經過一年了,也許我沒有感覺那是那麼久以前的事。
「是喔,那現在呢?」女孩念茲在茲的大概就是這個吧?
我輕笑一聲,故作輕鬆的回答了他,『現在?沒有?』。
「是喔。」
我忽然想到,『你交過男朋友嗎?』這也是很重要的問題!
「有,一個。」
『喔,交往多久?高中的時候?』呼,幸好還有交過一個男朋友。
「大概半年,可是我媽沒有很喜歡他。」
『跟你媽有什麼關係?』你交男朋友,跟你媽有什麼關係?
「我媽覺得他學歷沒有很高,我媽希望我找一個學歷比較高的男朋友。」此時女孩傳來了熱切的眼神,彷彿我就是那個學歷比較高的人,大學有什麼了不起的?大學生滿街多到滿出來好嗎?且以學歷論人?
『可是你們還在唸書吧?你就因為這樣跟他分手了?』即使媽媽這麼想,也不用這麼聽話吧?
「對阿,我媽沒有很喜歡。」
『是喔。』至此我已經對這個話題完全失去談興。這算什麼?書唸的多就比較高尚嗎?這種學歷論真是倒胃口。
不過我還是沒有忘記今天的劇本“Better Friends Than Lovers",『我跟我以前的女朋友交往了5年,當兵的時候分手的,5年,我人生的1/5,跟他分手的痛,我到現在都沒有辦法完全忘記。』除了清楚直接的說出我的心理狀態,表情也是演的十足。我神情落寞的說出這段話,接下來就看收成了。
「痛?為什麼?」這是什麼回答?我剛說演俱佳的話是對牛彈琴了?
強忍不可思議的驚訝,『交往了不短的時間吧!投注了很深的感情啊。』我繼續對牛彈琴,幸好這時候也到教室了,真怕還有更詭異的回答。

回到教室坐下後,女孩給我來了一計回馬槍。本來我們隔了一個位子,我也很滿意這樣的距離,但顯然他不是很喜歡,他問我能不能坐到我旁邊?天啊,我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但我能說什麼?『喔,可以阿,你想就坐吧。』我真是個可悲到不行的爛好人,但我還能怎麼辦?又沒有撕破臉。

我還能怎麼辦?接下來1個小時的課,有多左邊我就靠有多左邊,手沒事也是抱在胸口坐的直挺挺的,上課說有多認真就有多認真。

下課後往回家的路上,我什麼都沒說,女孩就跟著我往台北車站的方向走,真是莫名的壓力。
我問女孩,『你要去哪嗎?怎麼走這邊?』既然你不說,我只好先發制人。
「我要去天母,那...你呢?」我呢?你不會以為我會跟你去天母吧?
『回家。』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即便三國孫權劍砍奏案亦不能有所過之。

1300,簡訊到。「我到天母了。」唉,這不用跟我說吧?

1530,「我在天母,我要回家了」我們只是朋友不用這麼報行程吧?即使交往,也不見得需要這麼報行程吧?部隊回報制度都沒你這麼落實啊!

1605,「我到家了」Good for you!What can i say?

1630,電話來了。
「Hi,我到家了。」
『恩,我知道,我看到簡訊了。』
「你在幹嘛啊?」老實說真累,緊迫盯人啊!
『我在看書。』我當然知道女孩只是想要找機會跟我講話,很抱歉我不能領情。
「你是要去運動嗎?」
『對阿,我差不多要出去了。』
「恩。」
『好吧,那就這樣囉,掰掰。』

晚上又有幾通類似這樣的簡訊跟對話,我真的很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歹戲已經拖棚,我想明天該是做個了斷的時候了。

今天晚上跟W msn了一段話,讓我醍醐灌頂,深受影響,在此表示一下心中的感激。正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明天真的要了結了。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