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早上,慣例都是講座,今天的講座內容是聽力,老師是陶維極,一個美國人,大約40來歲。上課的教室在5樓,可是因為陶維極不喜歡學生上課遲到(袁允楨一直覺得這個死老外怪癖特別多),所以晚到的學生美加安排到別的樓層上課。

今天我出門的很不順利,第一次出門,發現忘了帶皮包,口袋也沒有搭車的零錢,只好回家拿皮包;第二次出門,走到一半又發現忘了帶手機,只好再回家拿手機。

這時候時間已經到了0820了,眼看搭捷運是一定遲到的,而我也很希望尊重老師上課的規矩-不要遲到,問過老媽沒有要騎車,立刻決定飆車到台北車站。運氣也很好,幾乎沒有遇到什麼紅燈,不到10分鐘就到台北車站了。到美加大門,看了錶0833,晚了一點點,可能還不會遲到,我心想應該不會那麼準時上課吧?

可惜猜錯了,樓下的管理還是引導我到2樓看轉撥,我隨口問了一句,他們說因為5樓已經沒位子了。其實我是不怎麼相信,又不是第一天上講座,大夥兒會不會遲到難道我會不清楚嗎?進了二樓教室,有一個助教,我跟助教再問了一句,助教有點為難的說:「如果我很堅持,還是可以到5樓去。」我心裡一片雪亮,笑著回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在這兒行了』哈哈,樓下的管理顯然是說謊,而年輕助教則是跟袁允楨看法相同,不過拿人錢財,總不好明著胳臂向外拐。進了教室想不到真的已經開始上課了,我心裡讚了一句,老陶這麼準時開始上課,他是夠格要求學生別遲到的。

上了一陣子課,我搞懂了,雖然老陶嘴裡三不五時托福聽力怎麼怎麼的,可那整堂課分明就是會話課,而上課的內容則不是為了幫助學生聽懂托福的聽力,而是矯正學生的發音,希望學生的說的一口純正的美語,好吧,雖然對考試是沒什麼幫助,但老陶說話挺有意思,中文說的也溜,就捧場到底啦!

下午模考成績不怎麼理想,聽力跟閱讀大概都只對了5成5,閱讀跟昨天比起來大幅下降,錯了很多不該錯的題目,文法題倒是對了8成,但也沒什麼成就感,完全是語感大作戰,純粹運氣,真是很糟糕!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