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0 Thursday Cloudy

2005年4月20日,星期三,去年今日,我結訓下連隊的第一天。
我來回想一下去年下連隊那幾天發生的事吧。

自從確定通過結訓測之後,教官對91期的學生不再那麼要求,每一期都是這個做法,原因很簡單,為了讓受訓學生知道結訓的不只是體能掛保證,下連隊之後的日子也是不同於集訓隊。然而集訓隊畢竟不同於連隊,為了鍛鍊體能而存在的集訓隊沒有訓練以外的任務,因此我們這群已經結訓的學生雖然留在集訓隊,每天就是過著出公差的生活。

所謂的公差,就是掃掃地、整理營區之類的雜活,而那陣子最大的活,就是心輔室的整理。心輔室的位置在集訓隊籃球場旁邊,算是一個安靜的角落。要到心輔室,必須從籃球場旁的一條小徑進去,換句話說,心輔室前門有片小草皮,也是個小庭園。

我正巧這幾天就出心輔室公差,有天給政戰官帶了出車到農試所搬了一大堆花苗回來要種在心輔室。這算是我第一次到農試所這樣的地方,只能說不虧是農試所,環境整理的很漂亮,看的到的有三大間溫室花房,幾乎金門所有的花花草草都從這兒出去的。

緊鄰著農試所旁邊的是畜牧所,相較農試所的寬廣,畜牧所小的多,進門繞過圓環就是辦公室了,圓環旁有個老套的牛媽媽牛寶寶大牛牽小牛水泥塑像,環境也算雅致。只要是畜牧所就一定賣冰棒,金門畜牧所也沒例外,我很喜歡畜牧所的冰棒,濃濃的奶味裡帶著一點點的水果香,尤其是在熱死人的夏天,吃完沒有不回味再三的,最棒的是1支只要10元,還有買10送1。

那幾天也挺辛苦,尤其是在崇尚man power及力量美學的兩棲營,大夥兒只能個個趴在地上一角一角的給花圃除草,也給長的雜亂的草地好好的整理了一番。整理了好些天的心輔室外圍環境,為的就是迎接這些以後不知道會長成怎麼樣的花苗。好不容易又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把花苗給重了下去,整個心輔室環境工作大概也算是告了一個段落,看著自己留了大把汗水整理的環境,空氣裡飄著清新的花香,真的是很開心,其實當個整理花園的園丁,心情也是挺美的。4月20日當天晚上下營部連的我就搬過去營部連了,心輔室的工作我也沒能再過去幫忙。

到了營部連之後的第一個晚上,表現的機會就來了。管人事的鄭班看不懂上面發下來的excel函式,在一番謙虛之後,我當然義無反顧的去幫忙了,畢竟我到營部連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進辦公室上班,這種表現的機會怎麼可能不把握。到了我快退伍的時候,鄭班告訴我,我接營部連參四是他跟連長建議的,擔心我怪他,我說,『鄭班,我猜也猜到了,我們不合演了一齣好戲嗎?』。

鄭班是個有點瘋的班長,大概165公分高,體重應該只有55~60公斤,整天就是瘋瘋癲癲的,在所有幹部當中,我跟鄭班算是最好,不可否認跟他沒大沒小瘋瘋癲癲的個性有直接的關係。其他的弟兄就不敢跟鄭班那麼好,也是因為我們天天都在同個辦公室上班,其他人不大了解鄭班這種風花雪月無事呻吟的個性。

4月的金門天氣已經開熱了起來,剛下營部連那幾天的天氣不是很好,天氣都是陰陰的,也因為這樣,那幾天一直很悶,身上總是黏黏的,微微出汗又不到濕了外衣的地步。那個星期六有個蛙操表演的任務,沒什麼好說的,當然91期全體都要上,包括我們幾個已經下營部連的弟兄。以前聽教官說下連隊的日子不一樣,那幾天體會很深刻。

依照慣例,蛙操表演的訓練是由集訓隊的教官來負責的,那天是星期五,印象很深刻,任務突然下來,早上起床了就去海邊練習了,當然沒有人喜歡帶著滿身沙子用餐吧?但是集訓隊的生活是這樣了,沙子永遠是最親的夥伴,上床睡覺都離不開,有人問怎麼不洗乾淨?三分鐘包括了進出澡堂、脫衣服、沖水、抹肥皂、穿好衣服加上集合完畢,光想就花了我一分鐘,你說三分鐘身上沙子洗不洗的乾淨?

剛下連隊那幾天,可能是因為天氣熱吧,動不動就看到資深去洗澡,運動完出汗洗澡不要說了,上哨下哨也要洗個澡,中午午睡前也要洗個澡,晚餐前洗掉下午工作的塵土也是不可免,白天都洗了這麼多次,晚上睡前沒道理不再洗一次吧?就這樣,我差不多快以為我到了渡假村了,等閒一天就是洗四五次澡,真是很誇張。

不過我們也很快的入境隨俗,那天早上練完蛙操,『聖豪,這樣一身沙子怎麼吃飯啊?』我跟聖豪說,「沒辦法,只好洗澡了,一天洗那麼多次澡,洗到快脫皮了!」聖豪回我,說完我們幾個營部連的笑成一團,其他91期當然趕羚羊不斷,可那就不是我們顧的上的了,哈哈哈。

時間過的飛快,我沒有想到我下連隊居然連一年都沒待滿就退伍了,但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留下了很多的回憶。比起大部分的男生對部隊生活的不適應,我想我很幸運,能夠選我所愛,愛我所選。也因此我從來不掩飾我對兩棲營的感情,我太愛兩棲營,他的歷史,他的個性,他的人,他的一切。

下連隊紀念日,很高興我到過兩棲營,撰文以誌。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