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06 Tuesday cloudy

今天沒幹什麼大事,跟書維一起去圖書館。

不過我們今天不是去行天宮圖書館,我們今天去的是大安森林公園對面的市圖總管。

說起來也很久沒有去市圖總管了,最常跑市圖總管大概是高一的時候,那個時候班上感情特別融洽,常常週末就大家一起到市圖總管看書,書是沒唸多少,反正醉翁之意不在酒,假公濟私那也不必說了。

不知道市圖總管幾歲了,今天去的感覺市圖好像有點老了,燈光有點昏昏暗暗的,不像行天宮圖書館這麼明亮。

今天我們去的比較晚,因為我睡過頭了,大概1000才到圖書館,還蠻驚訝的,圖書館人挺多的,讓我有點納悶,今天不是星期二嗎?怎麼那麼多不必上課的學生啊?

其中坐在我對面那張桌子的是兩個國中女生,根據我的觀察,他們應該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那一種讀書人,他們兩個人幾乎沒什麼在看書,一直玩來玩去,是今天的本日玩最多,偏偏又坐在我的對面,想不看到都難。

今天我念的還是那兩本書,國富論跟經濟學的世界上冊,不過今天遭遇到重大的挫折。

國富論進行到說明貨幣價值的部份,非常艱澀難懂,很難想像200年前的人對貨幣的使用情形,看的速度極慢。

經濟學的世界也念到了有學問的部份,今天念到的是景氣、失業跟通貨膨脹,也是經濟學讓人感到很有學問的一個部份。不過少了老師的講解,要自己去想像那些文字跟圖表的意思,也是蠻難的。

所以今天唸書的速度很慢,國富論基本上沒唸上幾頁,經濟學昨天加今天倒是念完了半本,不過看這情形,下面半本應該是不可能兩天就唸完,就慢慢磨吧!

念到傍晚,本來想說去大安森林公園走走,順便看看是不是以後可以來唸書順便跑步,可惜天不從我願,我們離開圖書館的時候天空居然也開始下雨了,大安森林公園跑步可能性研究只好延到下次沒下雨再說。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