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1 Sat 2006 21:14
  • 鶯歌

2006.07.01 Saturday cloudy

星期六,出遊日,今天的目標:鶯歌。

老規矩,跟R約了0900台北車站,我們決定搭火車去鶯歌。到了台北車站,我們買了0948的電車票,非常便宜,才31元。不過加上上次去九份的經驗,我覺得如果要以火車當交通工具,爾後還是應該要事先了解一下火車時刻表,畢竟火車的班次不如捷運那麼密集,錯過一班車可能就要等半個小時以上,像今天我們錯過一班電車,一耽擱就等了50分鐘,有點浪費美好假日的感覺。

最近台鐵的電車有個新政策:女性專用車廂,顧名思義,在這個車廂裡台鐵的原意是希望給女性乘客一個比較自在的空間,不必擔心上下班在擁擠的電車裡遭受可能的性騷擾。這個政策本意是很好,可惜由於沒有法源的依據,因此雖然名曰女性專用車廂,但是並沒有公權力可以要求男性乘客離開這個車廂,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有自覺得男性乘客雖然不會留在這個車廂,但還是有少數男性乘客不把女性專用車廂當一回事。

我個人是支持這個政策的,雖然有些人會覺得這個政策若干程度的的表現了女性的弱勢,但我個人還是願意支持這個給女性無騷擾空間的政策。今天去程上車時,我不小心走進了女性專用車廂,發現乘客真是少,我相信有些男性乘客是貪圖方便而逗留在女性專用車廂,但我不願意這麼做,因此雖然這個車廂因此人比較少,但我還是選擇到一般車廂乘坐。

在我們到鶯歌的過程中,電車停下來不少次等候調度,所以我們大概花了45分鐘的時間才到鶯歌,到了鶯歌後走過去陶瓷博物館,也是我們今天的目的地之一,這時候時間大概是1100。由於在火車上的時候P打電話說要來,所以我們進了陶瓷博物館並沒有立刻就去參觀,就找個地方坐著一邊休息一邊等P到。

我爺爺年輕的時候是在鶯歌長大,後來才到台北工作,最後在台北落地生根,因此鶯歌是我爺爺的老家,這裡當然有一些我爺爺家族的人留在這裡,其中我的表哥,年紀很大,可能40好幾,就在鶯歌從事陶瓷生展的工作,也有自己的小工廠,對陶瓷的一些技術歷史也都有相當程度的認識。

我上次來到陶瓷博物館就是由我的表哥幫我們介紹,在他的介紹之下陶瓷博物館變的很有趣,每個熟悉的小東西都有很大的學問在裡面,這樣的解說聽起來很過癮。這次去的導覽小姐,由於不是以陶瓷為本業,雖然可以做到跟我們介紹,但就沒有辦法像上次表哥說得那麼詳盡。

離開陶瓷博物館後,我們往陶瓷老街出發,由於P沒有吃早餐,而時間也過了中午,我們到老街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找東西填我們的肚子。在尋找午餐的過程當中,我們發現老街有不少點餐送餐具的店,本來我們對這樣的店也很有興趣,不過最後考慮到我們沒有開車,提著那麼重的碗盤其實也沒有必要,最後才決定放棄。

在幾乎走完老街一圈的時候,找到一家叫做富貴陶園 - 人文藝術餐廳的店吃飯。這是間很高雅的店,座落在老街的一個三叉路旁,餐廳的外表看起來很沉穩,沒有一般餐廳外觀的匠氣,店裡的擺設很有氣質,光線跟陶瓷作品的錯落佈置讓用餐空間看起來很有質感,餐點的價位很合理,東西也很好吃。

這間餐廳除了室內用餐空間外,還有一個室外用餐空間,餐廳的室外空間也很棒,他保留了那些很有年紀的老樹,加上一些池塘流水,以木板鋪成的步道及用餐空間,讓流水跟樹木圍繞在空間的四周,除了游魚戲水的聲音,青蛙蟈蟈的叫聲,耳裡還不時傳來唧唧的蟬鳴,身上照著透過樹葉撒下的陽光。下午我們在用過午餐後,再點了飲料到這個室外空間裡坐了一會兒,隨意著聊著大家四周的事情,交換分享彼此的想法,氣氛相當愜意自在。

在餐廳的對面有一個全國唯一噴煙報時煙囪,他在平日是每小時報時,在週末是每30分鐘報時一次,他報時的方式是先來一個學校上下課的鐘聲,然後接火車的汽笛聲,汽笛聲完再一個學校鐘聲,當第一次鐘聲想起就開始噴煙,直到第二次鐘聲結束。

這個報時本來沒有什麼問題,問題就在我們中午吃飯的時候聊到了電影沉默之丘,因為P沒有看過,我很詳盡的描述了沉默之丘的概念跟轉場時用空襲警報營造的恐怖氣氛,尤其沉默之丘的背景又跟校園脫不了關係,所以當這個鐘聲汽笛突如其來的響了起來,還真是讓人嚇了一大跳,雖然朗朗乾坤之下,但還是有股瞬間的冷意從心裡寒起來。

離開餐廳後,我們朝下一個目標「手拉坏」前進,本來陶瓷老街上有很多很多玩手拉坏的店,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走過一家又一家,總是沒有看到喜歡的店,可能大家潛意識裡做陶土的感覺就是要在一個巷子裡的工廠吧,結果想不到居然還真的給我們找到一個在巷子裡的手拉坏教室,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立刻就決定在這裡玩了。

手拉坏其實在我的想像裡是不難的,但是實際上做起來卻沒有那麼輕鬆,最主要的原因我想是因為我對陶土的土性不熟悉,也跟轉盤速度的掌握有關。總而言之呢,我覺得我的這塊陶土很不聽話,我要他長得樣子他都不理我,我自己做出來的東西老是呈現很不規則的莫名其妙型,雖然也不是不美,但是我總是希望我可以先完美的掌握基礎技法。

因為一塊陶土的份量可以做兩個作品,我第一個作品因為做到最後很不爽,最後是由老師幫我完成的,相當的好看。但是因為我剛失敗了太多次,整個很沮喪,所以第二個作品我也不想玩了,這時候R跑來旁邊叫囂說自己有多厲害,我也不想多說,剩下的土就給R玩,結果也沒多厲害,最後捏了個不規則美感的燭台。

P的作品就比較厲害了,雖然也不是他自己做的,可是他讓老師充分的依照他的指示完成了一個花瓶跟一個盤子,也是很美。由於P是那個出嘴的人,所以他也很努力的沒讓嘴巴閒著,每次有客人經過門口P就立刻嗓門扯著吆喝,態度之投入,幾乎快以為他是這裡的員工了;後來指導他的老師為了宣示主權,也吆喝了一兩聲,可惜沒什麼感染力,還被P嘲笑氣勢太弱,我幾乎可以看到老師一整個囧在臉上。

作品完成後,兩個女生決定還要對自己的作品進行一點最後的加工,P在他的盤子上加上了一串葡萄,感覺很不錯,而R也在他的杯子裡刻了一些字,還要求所有人都要印指紋,但我很懷疑指紋最後真的可以被辨識嗎?

手拉坏體驗收費100元,完成後如果要燒,第一件計價150元,第二件以上每件50元,不過是以人頭記,最後運送費用是以地址計,一個地址150元。在一陣討論之後,除了那個燭台R決定不燒之外,我們決定每個作品都燒。我是覺得50元買個回憶不算貴,我猜想R可能覺得他剛硬凹那是不規則美感燭台實在是太往臉上貼金,所以才決定不燒吧。

玩到這時候,時間也到了1700,差不多大家也是力氣用盡,該回家了。回程的路上只能說莫名其妙,我們居然一口氣讓三台公車在我們旁邊呼嘯而過沒上車,想搭小黃居然還來個莫非定律,要找的時候一部都沒有,最後只好走路到車站,結果走到火車站,原來所有的小黃都跑到火車站來了,幸好距離也不是很遠,大概是15~20分鐘的路程。

回程的火車上,巧得很我們又不小心上了女性專用車廂,我一開始沒發覺就坐下,想說奇怪怎麼大家一直在看我?然後兩個女生也在那裡不知道在偷笑什麼?因為車廂裡男女乘客都有,我還很高興跟他們說真是賺到,這節車廂人好少,後來才發現車廂掛了女性專用車廂的紅布條,我只好起身換到隔壁車廂,隔壁車廂人就多了,感謝P跟R配合我搭一般車廂。

回程的火車因為沒有停下來會車,速度比早來來的時候快的多,大概只花了半個小時就到台北了。回到台北,因為我晚上要跟家人吃飯,於是在台北車站就跟P跟R道別了。

這幾天我弟他們系上參加籃球比賽,在文化大學比賽,所以家裏來住了幾個同學,今天晚上我爸就想說請大家去吃個飯,決定去吃南京東路林森北路口的吉星港式飲茶

這間店的生意真是超好,他有兩個樓層,2樓是一般座,3樓是宴會座。我到的時候嚇了一大跳,2樓招待處滿滿的都是人,我估計沒有預約現場等位子的可能就有50個人上下。這間店其實是媽媽的朋友介紹的,因為我到的比較早,我就先去跟媽媽的朋友打聲招呼,也幸好有認識,他有預先安排位子給我們,才讓我們晚上吃得賓主盡歡。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FMA
  • 怒吼若聽見 失策必改變 - 連署反對女性專用車廂

    ~反對女性專用車廂連署網~

    http://www.fma.url.tw



    台鐵說設置女性專用車廂是為了預防性騷擾。但是根據性騷擾防治法,公家機關應保護男女免受性騷擾,而非僅保護女性免受性騷擾,因此女性專用車箱的設置直接違反了性騷擾防治法。女性專用車廂僅限女性使用,使得付相同票價的男士之空間使用權受到限制,尤其是在女性專用車廂尚有餘位,而其他車廂滿載乘客時,更是直接損害了男士的權益。女性專用車廂之排斥男性進入,根本是將每位男士皆視為性騷擾嫌疑犯。

    我們實在很納悶,為何保護女性就要以損害男性權益為代價?難道防止性騷擾就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嗎?設置警鈴,加裝攝影機,就達不到預防性騷擾嗎?明明都是納稅人,為何男性就必須被當成二等國民對待?我們現在不阻止不抗議,難不成我們要眼睜睜看著捷運、高鐵起而效尤?各位朋友,為了我們的人性尊嚴,為了台灣男女兩性的和諧共處,讓我們一齊向女性專用車廂說不!

  • hawk
  • 感謝FMA提供的網頁
    有需要的人請別客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