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1.13 Sat most cloudy

終於到了這一天,開始這段旅行的日子。

這麼一段時間以來,都一直在準備著這件事情,雖然說準備的時間是很長了,但是卻一直都沒有準備好,一直到今天,所有的行李才算是整理備便完畢。

今天搭的是晚上2325的華航CI004班機,時間有一點晚,不過因為飛美國線的關係,必須提前2個半小時到機場給海關檢查行李,而我們膽子比較小,所以我們大概2000就到機場了。幾乎整個家裏的人都來機場送我出發,除了我爹跟我伯父人在大陸,其他人都到了,一行加我共七個人,聲勢浩蕩,其中還有我最重要的精神支柱,B。

這班CI004是越南航空、中華航空、達美航空的共用班號飛機,意思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乘客組成有很多東南亞面孔跟歐美面孔,機組人員倒是清一色是華航的機組人員,飛機也是華航的。

這次的目的地在德州的Canyon,一共要轉兩次飛機,第一個中轉站是SFO,舊金山國際機場,第二站是DFW,達拉斯國際機場,最後一站是AMA,Amarillo International Airport,離canyon 15分鐘車程。

第一段台灣到舊金山的飛行時間大約是10個小時多一點,抵達舊金山是當地時間的1810。飛行的時間不算短,在飛機上的保溼工作就變得很重要,由於大多數時間都待在台灣,對於乾燥氣候其實沒什麼概念,了不起冬天擦個護唇膏就super了,因為對保溼工作的疏忽,讓我在這段飛行吃了點苦頭。

首先是沒帶乳液,但這不完全是我的錯:原本是有準備隨身攜帶的一些保溼用品:唇膏、乳液...等等的,可是就在出發前我們打電話給中華航空確認行李重量問題時,語音系統就先告訴我任何液體及膠狀物品不得帶上飛機(新聞稿),於是我們只好把隨身的乳液給拿了出來。上了飛機,飛機才剛起飛20分鐘,空氣裡的水分就好像被抽乾的感覺,這時候我先開始覺得口渴,想說先去上個洗手間,回來再跟空服員要水喝。到了洗手間,發現洗手間外面就有飲水機,真是大驚奇,我立刻事不宜遲的先喝了好幾大杯的水補充水分,進了廁所,又再驚奇一次,廁所居然有供應乳液,又是事不宜遲,立刻袖子捲起來先擦上一層再說,擦完離開廁所,又喝了好幾杯水才回座(眼尖的人已經再想一直事不宜遲怎麼上廁所,對!因為我看到乳液一時太興奮,所以就忘了上廁所)。

雖然喝了水,擦了乳液,回到座位後,我的嘴唇還是開始感覺到乾澀,我立刻想起我隨身攜帶的護唇膏(其實是因為護唇膏根本用不完,隨時帶著比較有機會消耗...),於是我拿出我的小惡魔隨身包,隨手一掏掏不到,我心裡一驚:不可能沒帶吧?想不到好的不靈壞的靈,還真的沒帶,我只好又起來去找水喝,心裡想希望多喝水會好一些。可惜沒那麼輕鬆,畢竟這是一個10個小時的飛行旅程,時間長到可以播放三部電影,在沒有護唇膏的加持之下,到飛行結束,我的嘴巴還是乾到龜裂了。不過幸好這不是因為我火氣旺造成,我想應該很快就可以好了。

在這段飛行裡,一共有兩次餐點供應,第一次在飛機起飛後大約一個小時,第二次是在降落前三個小時。在之前的印象裡飛機供餐通常都不怎麼好吃,所以對機上餐點我也不抱持什麼好吃的希望,不過這次的餐點讓我覺得還挺不錯的。兩次的主餐,一次是排骨飯,一次是廣式炒飯,味道都還可以,份量也挺剛好的,除了主餐以外,還有一份蔬菜,一份水果,應該是有計算過適當攝取量。比較好玩的是隨餐提供的優格,一拿上來我就注意到了,因為通常真空包裝碗口是很平的,可是這次拿上來,封口像爆米花包裝一樣澎澎的,我想了一下才想到,原來是因為氣壓變小了,所以氣體體積就變大了,真是隨處都有學問,很有意思。

到了SFO,算是進入美國境內,必須要把行李給提領出來讓他們的運輸安全署(TSA)人員檢查。檢查的程序還ok,大行李進去X光機掃描,掃過就沒事了,隨身行李就比較麻煩,他們要一個一個拆開來檢查,所以會花比較長的時間。檢查先是眼睛看手指摸,看的到摸的到的應該都沒問題,再來他們會拿一個小紙片在每個東西上擦過一次,然後送進去機器檢驗,「嗶!嗶!」兩聲就沒事了,我猜大概是在找什麼細菌之類的東西,經過911,美國也是很可憐,只能更小心謹慎的對待他們的旅客。

好不容易入關,先打個電話報平安,然後觀察一下SFO的環境,SFO是一個環形的建築,所有國際旅客都從下半邊進入SFO,然後往上走到國內線的登機門。


SFO地圖


SFO環狀走廊的電話亭,一條一條亮亮的都是!

進入SFO的候機大廳後,第一個讓我注意到的是好多人用APPLE,不虧是發明APPLE的國家,支持率果然不同。

跟在台灣機場不同,這裡的旅客都很隨性,有在椅子上打盹的、有靠著牆聽音樂的、有坐在地上用電腦的、也有躺在地上睡覺的,感覺很輕鬆,好像自己家裏一樣隨意。一看到人家用電腦,立刻就讓我想到我的電腦也有無線網卡,我立刻跑去店家詢問哪裡有網路熱點,原來整個SFO都是t-mobile的熱點;在SFO我注意到的另一個現象就是大家拿的手機都是那種下面有鍵盤的,在台灣很少見,可是這裡大概10個有8個是用這種手機;因為我沒有t-mobile這種手機,所以我沒辦法上網,有點覺得真是遜,怎麼會搞這種網路?

其次就是穿著,其實在台北我就大概知道舊金山當地氣溫大概是攝氏0度上下,因此我從台灣就隨身帶了大外套,到了舊金山,下了飛機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冷,一轉念想到,室內當然不會冷,不過我還是把我那件加了羽毛內裡的雪衣穿上。穿上雪衣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在轉機的過程中其實也並沒有流汗,一直到進入候機大廳,鬆了一口氣之後,我注意到,居然有人只穿短袖短褲!這是什麼狀況?我穿雪衣你穿短褲,真是太過分了!輸人不輸陣,我立刻也打算脫了我的雪衣,不過最後我還是打消念頭,因為我的行李太多,再加一件雪衣拿再手上實在受不了。不過這也讓我發現美國的乾燥氣候即使氣溫低,卻也不見得會感覺很冷。

我在SFO的待機時間大概是6個小時,1810落地,下班飛機是隔天的0025,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時間很長,可是其實我到入關完成,進入候機室,已經是舊金山時間2030了,真正待機時間其實不算太長。這段時間裡,我去逛了一下子的機場商店,拿電腦出來玩一下,然後也睡個小覺就上飛機了。

SFO到DFW的飛行時間大概是3個小時接近4個小時,可是因為有跨時區的關係,飛機抵達DFW,是達拉斯時間的0545。

上飛機後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坐到位子上就開始昏睡,完全是睡死,連飛機起飛了都不知道,其實我根本不想在飛行的時候睡覺,但還是失去知覺一覺到達拉斯。

在SFO轉機check-in的時候,櫃台人員就告訴我AMA因為大雪關閉機場,所以我原本從達拉斯飛AMA的班機也因此取消,最早的一班起飛時間是在達拉斯時間的1750,換句話說,我得在機場待上一天。

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既然有了在華航上得前車之鑑,為了避免在機場全身皮膚龜裂,我在達拉斯還是把行李給拿了出來,拿些乳液、護唇膏跟刮鬍刀,好讓我可以在達拉斯稍微整理一下儀容,以免到了AMA嚇到接機的人。

妙就在這個地方,就在我大包小包的在機場席地整理行李的時候,一個正在採訪大雪造成機場關閉的記者跑了過來,跟我聊了一下,跟我表示想採訪我。說起來,在台灣我也沒有被採訪的經驗,想不到我才剛到美國不到24小時,就上了電視,真是命運好好玩。

採訪的內容很簡單,問了一下我從哪裡來、為甚麼被延遲、被DELAY的時間怎麼消磨、會不會心情很差...等的幾個簡單問題,其實我們在台灣的新聞看久了,立刻就知道他是想得到:「我很幹,搞什麼暴風雪關閉機場!」只可惜他問錯了對象,因為我告訴他「IT SUPPOSED TO MEET SOMETHING UNEXPECTED, THAT'S TRAVEL!」,整個是自以為在專訪,不過我飛機被取消已經夠不爽了,雖然我看到你失望的眼神,但是我爽就好!

DFW入關又是跟SFO一樣的程序,要讓TSA檢查所有隨身行李,在這邊又花了我大概快一個小時的時間,而且不只隨身行李,我的大行李也被拆開檢查,加上我之前拿乳液重新整理行李,我大概花了快兩個小時才完成入關,不過也沒差,反正我得待上12個小時,有的是時間!


DFW地圖,黃色是機場電車SKYLINK,看起來是不是很像串燒!

因為我從SFO過來的飛機停在Terminal A,而我傍晚到AMA的登機門是在Terminal D,與其拖著大包小包行李逛機場,我寧願偷懶搭個機場電車。DFW的電車叫做SKYLINK,感覺很像我們的木柵線,但是他們是走單軌,外型比我們流線,沒什麼感想,就是機場電車。


SKYLINK內裝


候車月台

因為有12個小時的候機時間,進到DFW的第一件事情,還是尋找我的無線網路熱點,不然一天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度過。這次我問仔細了,原來t-mobile不是一種手機,而是一家無線ISP跟電信提供者,只要連上熱點就可以直接進t-mobile網站線上刷卡購買。最後我選了Daypass方案,9.99USD可以使用24個小時,跟台北的wifly一日方案100TWD比起來整整貴了3倍有餘,早弄清楚在SFO就買了,真是虧!不過說起來時代進步真的就在轉眼之間,電腦打開,無線上網,線上刷卡付費,立刻就跟世界接軌,一點都無法想像10年前我們還在用33.6k的modem。無線網路用起來感覺挺不錯,速度也很好,跟使用有線網路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少了糾纏不清的網路線,感覺清爽許多,希望過不久以後,我們的電力也可以透過無線傳輸,那就真的大自由了!

既然要在機場待一天,那麼吃個午餐就是必要的了,中午我就在機場餐廳點了個Specialty Burger,因為貪心,我選了double steak,還有重口味的三層起司,另外再點了一杯可樂。第一次自己在國外吃美式午餐,感覺其實還好,肉不會很棒,只是夠厚又大塊,不過加上三層起司,再淋上一堆蜂蜜芥末,恩,反正加了一堆toping,很難不好吃啦!


美式午餐初體驗

好不容易等到了1730登機,想不到一登機又是一整個昏睡,要不是我旁邊的人們看起來意識都很清楚,我幾乎快要懷疑他們在飛機上放了迷藥,不然哪有可能連續兩班飛機都讓我這樣昏睡?所以我認為一定是因為機艙的氧氣不足,加上我還沒有完全適應美國的氣候,才會這麼昏睡。不過雖然昏睡,在我偶而清醒時我還是注意到,飛機一直等standby的乘客到1830才起飛,也就是說,等我終於抵達AMA,已經是當地晚上的2000了。

到了AMA,來接機的是兩個台灣人,K跟Y,一路上都是說英文,終於遇到說中文的,感覺還挺親切,同個國家的人,感覺也比較安心。不過才說完安心,行李又發生了小插曲,我們在baggage claim等到所有的行李繞了又繞的繞了好幾圈,繞到輸送帶都停下來我的行李還是出來,我心裡又緊張了一下,不可能吧,早上航空公司還跟我說沒有問題,行李一定會跟我一起到的,難道我的行李真的丟了?這時候K跟Y開始大談美國行李寄丟率,說什麼寄丟是正常,寄到當撿到,美國人嘴巴全都掛虎爛,說一回事做一回事,叭啦啦的說了一堆,Y還說他有一次眼睜睜的在飛機上看到他的行李被送上隔壁飛機,他當場叫空服員去把行李拿過來,可見美國貨運的隨便。後來我們到行李櫃台,幸好我的行李早就到了,我特地問了一下服務人員他們什麼時後到的,他們居然跟我說昨天就到了,神了吧!我的行李可是今天早上才check-in的,不過總是有到就好了,美國貨運的服務良窳,還是別領教的好。

出了機場,因為大雪侵襲的關係,室外氣溫大概是攝氏-7度,果然是有冷,一件休閒褲完全擋不住寒風刺骨,幸好一下子就鑽進車子裡,車內溫度就可以接受了。在往Canyon的路上,因為不少道路結冰,車子開起來速度比較慢,不過即使慢,也是不到15分鐘就到Canyon了,距離感覺還挺近的。

到了Canyon這邊,跟WTAMU的dorm辦好check-in,拿了房間鑰匙,總算是平安抵達美國。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