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6 Saturday cloudy

說了超過一年,今天終於成功的跟後官去大溪玩了漆彈。

除了後官之外,一起同去的還有一位後官在澎湖連當排長時期的弟兄阿祺。

早上0730從台北出發,大概0830到桃園大溪漆彈場。

這個漆彈場本身其實是一個多功能的休閒場地,除了漆彈場地之外,可以烤肉、露營,還有小型賽車場地可以使用。

到了目的地,今天最重要的活動當然是玩漆彈,首先進行的就是分組,我跟後官分到一組,阿祺則分到了另外一組。今天的漆彈遊戲一共玩三場,一場遊戲進行10分鐘,第一場是槍枝性能熟悉,第二場搶奪軍旗,第三場是反恐任務。

漆彈場分兩邊,各場地大約長75公尺寬25公尺,一個是練習場,由藍色大水桶組成掩體,一個是野戰場,掩體均為自然場景。在三場遊戲裡,前兩場在練習場進行,後一場在野戰場進行。

第一場很簡單,大家從出發點出發,各人不可越過中線,每30秒進行一次戰術運動,也就是更換掩蔽物,遊戲主要目標為熟悉槍枝性能,熟悉漆彈槍準度及射程。

在這場遊戲裡,隊長中1彈2分,隊員1彈1分。這場我隊比數以8:7領先,但是因為遊戲結束時整隊速度太慢被罰3分,最後輸掉這場遊戲。

這場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玩漆彈,每個人都顯得躍躍欲試,一開始都衝得很接近中線,我也不例外,進入掩蔽物後,很快的就遭遇對手攻擊,其中一發漆彈打到我眼前的水桶,漆彈的色素近距離的穿越面具濺入我的嘴巴,雖然是食用色素,還挺苦的,這個近距離炸開的漆彈讓我算是中1彈,而我也了解到漆彈槍的準度基本上是沒有,射程約20~30公尺。

第二場進行的是搶奪軍旗,兩隊從場地末端出發,目標搶奪場地中間的軍旗,並將軍旗送進對方出發點為勝。若無法將軍旗送進對方出發點,首先奪到軍旗一方先得20分,隊員頭部中彈算陣亡,四肢身體中彈不計傷亡,遊戲最後剩下的隊員,1個隊員加5分,分數高者為勝。在這場遊戲裡,本隊戰術運用得當,以奪得軍旗為第一任務,因而獲勝。

這場遊戲裡,我負責軍旗運送掩護工作,位置在軍旗前進方向的左後方,任務為清除軍旗前進路線上的敵人。因為任務目標明確,這場我一共狙擊了4名對手,其中只有一名隊員是在前進路線上被我攻擊的。另外3名對手,包含其中1位是隊長,3位皆是因為貪進,以刺刀姿態從場地邊緣進入我方陣地,在進入我的攻擊範圍後被我從後方攻擊出場。其中兩位隊員為小組進入,看的出計畫的沒有很完善,在被我爆頭後,兩個人互相指責的離開場地。而對方隊長的突進也是搞笑,偷偷摸摸弄的自己像是小偷一樣,進入我的射界後還沒搞清楚自己在哪就被我爆頭出場,尤其自己還是隊長,一點都沒的怨。

這場我們是用積分獲勝,我方軍旗護送小組搶到軍旗後光榮陣亡,順位者是一個小朋友,一直被在我攻擊死角裡的對手壓制著,後來我方隊長後官從右方搶出,可惜也是沒有前進太多,最後在敵火壓制下未竟全功。

第三場比較刺激,玩的是反恐任務。我方分配到反恐小組,目標是阻止對方,也就是恐怖份子,設置炸彈,而炸彈的設置很輕鬆,只要把炸彈包放到設置點即算設置完成。倘若恐怖份子設置炸彈成功,我方反恐小組則必須在5分鐘之內將炸彈拆除,拆炸彈就難度高很多,炸彈是由一個彈藥箱來代替,在彈藥箱外有一個密碼鎖,要先將密碼鎖給打開,然後將裡面的旗子拿出來才算完成。

不過即便如此,憑良心說這場遊戲還是當反恐小組比較輕鬆,只要輕鬆阻止恐怖份子設置炸彈即可,不過遊戲當然有他的公平性在,一旦恐怖份子成功設置炸彈,我方就必須在一定的時間下拆除炸彈,而拆除炸彈又必須暴露在敵火之下,難度可以說各有千秋,如果說恐怖份子的任務是倒吃甘蔗,反恐小組就是少壯不努力則老大徒傷悲。

聰明的朋友們一看到我這樣說,當然立刻就了解了,我方自然是屬於開頭不努力,最後必須拼命拆炸彈的那種半吊子反恐小組。

先說一下這場的遊戲規則,這場遊戲是在野戰場進行,場地有很多天然掩蔽物,土丘、石塊、樹木等等的自然景物,在場地的最中間有一塊大石頭,這怪大石頭周圍3公尺是為禁區,在禁區裡全身任何地方中彈皆算陣亡,禁區外爆頭才算陣亡,陣亡可無限接關,只是要回到出發點重新出發。所以大家都看出來了,這場遊戲其實是一個比賽彈藥使用效率的遊戲,因為可以無限接關,所以基本上是到最後還有彈藥的那方贏。

因此這場遊戲註定是一場戰術的較量:恐怖份子一開始會比較辛苦,要在節約彈藥的情形之下把炸彈成功的設置;反恐小組則是必須竭盡全力阻止恐怖份子將炸彈設立,但是一旦阻擊失敗,拆炸彈就是個苦到不能在苦的任務了。

本隊隊員很顯然就是由一群把任務瞧的太輕鬆,也把對手看的太簡單的一群隊員所組成。當雙方一開始交戰狀態,我方隊員立刻竭盡全力的傾瀉彈藥,成功的在一開始把對手壓制的死死的,但是很快的我方開始出現彈藥不繼的窘境,防守線開始出現漏洞,對手也不簡單,很快的就發現了我們的漏洞,開始慢慢的推進設置點。

其實我方的防守一開屬於保守型的防守,講究的是自身的安全,一旦被對手進入炸彈設置點,我們佔據的防防守點幾乎很難能把對手趕出設置點。於是在我方出現彈藥不繼的情形後,對手立刻開始前進,而此時我也移動我的位置到一個比較進攻型的防守點,可惜我方彈藥不繼的情形加速惡化,很快的我們就被對方突破防守,成功的設立了炸彈。

於是我方必須開始嘗試拆除炸彈,前面有說到,第一,拆炸彈要時間,第二,必須暴露在敵火之下,這兩個合起來已經讓拆炸彈難到不行了,但是這還不夠慘,最慘的是我方因為彈盡援絕,拆炸彈的時候我方拆彈人員還得不到足夠的掩護。

於是在野戰場裡開始出現聖戰型的反恐小組,完全是前仆後繼不顧自身安危的衝向炸彈設置點,前面倒了後面補上,一個人前進不了就兩三個人組成人肉盾牌用肉身向炸彈設置點挺進。這個時候的戰況已經不再是雙方互相攻擊防守,而是恐怖份子單方面的屠殺反恐小組,只能用慘烈來形容戰況,而反恐小組也不像反恐小組,完全是宗教熱份子,整個轉型成神風特攻隊,完全就是犧牲戰術。

於是在人肉盾牌的戰術之下,我們最後還是取得了勝利,不過代價相當的慘重,我方的每一位隊員身上均是彈痕累累。我算的到的大概也中了7彈,兩隻手臂各1,右腳2,背上2,胸前1,背上看不到的就算了,手臂上2個彈痕真是相當的醒目,可能漆彈是正中手臂,兩個彈痕都像是火山湖一樣,中間肉色的,圍著一圈黑青,加上腫起來,看起來真是很火山湖的感覺。

玩完漆彈後,時間差不多是中午,中午在漆彈場旁邊烤肉,心情整個是大好,玩完刺激的漆彈,又有好玩的烤肉,整個就是完美的組合,在身心疲憊後就是需要熱情的烤肉加冰涼的飲料來舒緩身心的緊張感。下午的活動基本上很無聊,沒什麼好說的。總之今天的漆彈真是太好玩了,下次有機會一定還要再去玩。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