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周刊_3.jpg

「聽說當兵抽中金馬獎很可怕,站衛兵還可能碰到水鬼摸哨。」「聽老士官講,有些碉堡整個班的士兵都被摸掉耳朵,真的還是假的?」這是過去到金門、馬祖當兵的人最擔心,也最想知道的問題。

四、五年級當過兵的人,早年最怕就是抽中外島的籤。當年,兩岸還是敵對的狀態,抽到外島尤其是金、馬這類離島中的離島,有人可是用比生離死別還不堪來形容,「兵變」還在其次,主要是新兵一到,老兵常講的「水鬼摸哨」故事,常讓新兵嚇到腿軟,晚上有點風吹草動甚至要尿褲子。

所謂的「水鬼摸哨」,指的正是當年兩岸特種部隊,我們稱對方是「水鬼」,自稱「成功隊」或「海龍蛙兵」,所上演的「諜對諜」戲碼。

「我們正式的名稱,是陸軍一○一兩棲偵察營,民國六十二年以前,原本有一○○一、一○○二兩個偵察連,直隸陸軍總部,當時陸總各師都有成功隊,由成功大隊隊部總轄,六十三年以後整編成兩棲偵察營,營部設在料羅。」曾擔任兩棲偵察營副營長的蔡新燦如此解釋。

只准成功 不准失敗

「當時我們在溪邊、古崗、東引、馬祖都有營區,現在金門只剩下新頭還有一連,其餘在澎湖、馬祖、東引。當年一連滿編是九十九人,有士官五十六人,軍官七人,兵三十六人。」曾在溪邊長期駐守的蔡新燦,民國七十二年就退下來,但由於早年扎實的訓練,如今的他雖年近半百,卻還常是打赤膞、一條紅短褲,十二月天也完全不畏風寒。

至於何以會稱做「成功隊」,據了解,是當時擔任總政戰部主任的蔣經國命名,含意是只准成功,不准失敗。

「聽說你們早期結訓測都要出敵後爆破任務,真的嗎?」蔡新燦說,早年確實有聽說,但其中有一期去出任務時,因撤離時行蹤洩漏,導致全期連幹部全數陣亡,只剩一名士官長活著回來,所以後來就取消敵後結訓測試。

「早年去對岸出任務都是選拔最優秀的弟兄,他們大都抱定去了就回不來的信念,你要了解就去溪邊的忠烈祠去憑弔吧。」蔡新燦說,當時的任務都是隨時出,由防衛部直接擬計畫、下令,真正接觸到的人可說少之又少,沒有留下任何資料:「聽說當時有好幾次任務是去爆破廈門大橋,但是都沒有成功。」

「後期的任務逐漸減少,難度也降低,甚至到海峽中段的檳榔嶼去插個國旗回來,都可以變成國軍英雄,和早期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壯烈成仁 任務成謎

他說,檳榔嶼是一座位在海峽中間的無人島,經常是國旗和五星旗交互飛揚,早上才升上國旗,下午可能就易幟變成五星旗了。

「從六十三年以後,兩棲偵察營的主要任務就轉為離島運補護航、護送長官視察警衛勤務及越界漁民驅離。至於表演蛙人操娛眾,則是我們最討厭的任務,像外界以為我們出操是抬橡皮艇,但那是在演電影,根本沒有這回事。」

 時報周刊_1.jpg

在金湖鎮溪邊村前通往料羅的公路上,有一個水塘,是兩棲弟兄平日操舟、停船泊艇的場所。水塘中央堆著一方土堆,上面建一間小廟,這座全國最低矮的廟也叫「忠烈祠」,祠內供奉的,正是歷年來壯烈成仁的海龍英雄的牌位和相片。

仔細數一數,含劉雨成在內,一共有三十四人,多數殉職的烈士,出的任務都語焉不詳,只有一位明白寫著出「邵陽計畫」,壯士一去不復還,徒留牌位和遺照供後人憑悼。

目前已退伍,一個人住在古崗村外的張永善,就是兩棲蛙人留下來的老士官長;今年已經高齡八十一歲的他,身體還算硬朗,但一談起他們以前出的任務,張永善就有很大的戒心,他只回說:「以前的事太久了,都忘記了。」

老兵不死 只是凋零

時報周刊_2.jpg

到小古崗,問村民說要找一個老兵,村民都會熱心回答:「要找老班長噢?沿這條小路過去就看到了。」村民沒有人不認識張永善,走到他位於古城里四十一之一號的家,其實是處違建。據蔡新燦說,這個家還是他找蛙兵弟兄出公差幫忙建的。

養了兩隻一公一母的大黑狗陪伴,另外還有住在樹上的放山雞,每天沒事就端一張椅子坐在樹蔭下納涼養老的張永善,說他是山東泰安縣人;老家還有一位哥哥和兩位姊姊。問他為何不回去探親?他搖搖頭:「回去?怕回不來了。」大概是他以前的身分太敏感了,他說他也沒有什麼錢,親人下一輩都不認識,回去做什麼?

張永善的屋裡掛了不少他服役期間的獎狀,另外有一張是七十七年的佳樂小姐第一名凌蕙蕙去大擔勞軍時,和他的合照,當時的他寬厚結實的胸膛掛著手槍及子彈,十足雄壯威武,當真是英雄配美人。那年他正好六十歲,隔了不久就退伍了。

當年蛙人部隊的老士官長是傳奇人物,二十年後的張永善,不見當初的英姿煥發,只是坐在小古崗村落外的落漠老兵,獨自看夕陽餘暉,三餐等著附近軍營的小兵幫他送,令人不捨。

山外事件 流氓兵開扁

海龍蛙兵又有「流氓兵」的外號,這個外號和當時的兩棲偵察營長劉雨成大有關係。據老蛙人回憶,劉雨成帶兵軍紀較鬆,甚至有點放任,他認為弟兄出去幹架沒啥了不起,就當是發洩平日嚴格受訓。由於蛙兵體力好,出去打架總是一擋十,當然就打出「流氓兵」的封號。

也因為劉的幾近縱容的作為,所以71年間,在金門發生名譟一時的「山外事件」。當時,3位剛結訓下連隊1個月的海龍19期弟兄,在山外一家餐飲店飲酒作樂, 碰上8位繡滿老鷹、骷髏頭等臂章的政戰特遣隊經過,3人仗著酒意挑釁8位政特,不但撕掉對方臂章,還把人家的軍帽踩在地上踐踏。

遭羞辱的政特回去帶來一卡車剛從靶場打靶歸來,扛M16步槍的弟兄,與3位海龍隔街對峙,海龍營部弟兄接獲消息,「落」了10幾位著紅短褲弟兄,也開大卡車趕到廣場支援,雙方人馬在山外街頭展開一場遇人就扁的大幹架,結果海龍大勝,但3名惹事的小海龍回去被劉雨成關禁閉,這就是海龍史上的「山外事件」。

少將營長 海龍王劉雨成

談兩棲偵察營,就不能不提劉雨成,被海龍弟兄暱稱「海龍王」的他,駐守金門28年,在金廈海域立下累累戰功,是陸軍惟一的「少將營長」。84年過世後,骨灰海葬於新頭、料羅這片他馳聘多年的海域,金防部特別在溪邊村兩棲營舊基地的忠烈祠旁,塑造其銅像並立碑紀念。

劉雨成生於民國14年,江蘇省銅山縣人,抗日戰爭興起,投筆從戎,其後帶著兩棲偵察營的弟兄,執行敵岸突擊特殊任務不計其數,先後獲頒勛章20餘座,並膺選第18、19、21、25屆戰鬥立功國軍英雄。

由於受限於學歷,劉雨成的上校營長一當20餘年,一直到75年8月1日,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才同意破例讓他占南雄師副師長的缺升少將,但也在同一天升退,其後轉任金門漁會總幹事,還籌組「海龍聯會」,當了多屆理事長,聯絡各期海龍弟兄的情感,於84年5月18日過世。

本文轉貼自:Yahoo! > 時報周刊


註:

1. 本轉貼經多位海龍資深及當時特遣隊員指出考證不足、諸多謬誤,讀者請看過就好,此處僅記為野史記錄,並非事實經過。

2. 感謝當時特遣隊吳鳴提供「山外事件」提供另一角度記錄「陽光和小雨」,該文並已獲得原作者同意轉載。吳鳴所寫特遣隊其他文章請詳吳鳴弄堂>歷史情懷>文史求索

3. 本文記載僅為留存部分史料,早期特種部隊存在前線自有其歷史背景,訓練艱辛與機密任務實不足為外人所道,友軍單位間的相互較量自亦是進步砥礪方法之一。若有其他相關史料,歡迎盡量提供,本站很榮幸代為記錄。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pangmf
  • 山外事件 流氓兵開扁

    山外事件 流氓兵開扁這一段寫得實在很離譜,事件經過不是那樣的。

    我就是那天帶隊的特遺隊軍官!什麼打靶?M16步槍?那時候隊上根本還沒換裝備,就算打靶也是用五七步槍。

    那天是星期天,是颱風過後,我帶弟兄清理倒下的樹幹樹枝。

    被修理的特遣隊弟兄是兩位老兵(我都還記得他們的名字,一位是邱靖,一位是陳謙)帶四位還在受訓的新兵到山外買東西,未結訓的新兵哪有臂章?

    那天我穿著黑短褲,打赤膊押車,在山外到太湖的路上被陳謙攔下,帶穿同樣服裝的弟兄,把六位海龍打得滿街跑。後來有一位海龍的跑回料羅海龍營部,海龍軍官帶了兩卡車蛙兵到山外,我已將部隊帶回仁愛莊。但有兩位休假的弟兄未帶回,在山外被海龍堵到,被兩卡車的海龍追打。

    故事很長,我寫得很簡略。我為此事差一點被記大過,後來因為得到國軍文藝金像獎才躲過一劫,由陳謙代受處分,關了28天禁閉。我返臺領獎回到金門時,特別帶了一條三五菸送去禁閉室給陳謙。

    我寫過一篇〈陽光和小雨〉記錄此事件,收在我的散文集《我們在這裡分手》,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2。
     
  • 感謝說明,已於原文補上備註。

    hawk 於 2009/08/01 02:48 回覆

  • Peter
  • 特遣隊和海龍的體能眾所皆知,在金門政戰特遣隊和兩棲偵搜營蛙人在電影院,在山外街上,互瞄幾眼,彼此不爽,幹將起來早已不是新聞。
    不管海龍人數多寡敢在山外挑釁特遣隊也算有種,可我們特遣隊也絕非省油的燈,海龍在料羅海上操舟搶背時,別忘了我特遣隊也在太武山上山訓垂降.山外事件也好或零星對嗆也罷,當年特遣隊各中隊在金門都是以一個連隊挑戰海龍營,勝負早已立見.往事如煙,過去已成歷史,希望各友軍不要再為了表達自己神勇而互相貶謫.
  • 一邊說海龍挑戰特遣隊有種,一邊又要其他人不要再為了表達自己神勇而互相貶謫,也太前言不對後語了吧

    hawk 於 2011/02/21 01:57 回覆

  • 南雄
  • 反正大家都會加油添醋 . 打架也沒甚麼了不起 . 人多就打贏 .沒甚麼好比.
  • 就讓過去就留在過去

    hawk 於 2011/02/21 01:22 回覆

  • 精誠連大帥
  • 大家好棒

    少年手賤
    老了嘴賤
    大家都棒
    在74年76年小金門的精誠連弟兄也很衝
    過年每天要去金城山外各憲兵隊帶人回來
  • 李家瑋將軍
  • 古寧頭北山:
              有......鬼出來.帶他回家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 ARB-77-3
  • 我們在外島。當兵都有個自的專業。不管誰打誰。或是各自。風光的。醜陋的。委屈的。。。。那都是我們那時的回憶。與過程。
  • 學長說的是,有首歌很合適描述:蔡琴的「那些事那些人」

    hawk 於 2013/10/17 11:38 回覆

  • 金門戰士
  • 吃太飽太閒操的不夠累.沒紀律.䦕雜貨店了.柴鹽油米醬醋茶再+養豬的喇D賽...反正老男人剩一張嘴....嘿嘿...
  • ARB-67-4
  • 政戰特遣隊當年被打假的又不是沒人知道
    金門山外街上問個40幾歲以上的都會跟你說得清清楚楚
    不要說海龍惡霸流氓 當年也只專門打政戰特遣隊的 也是學長傳話交代
    政戰特遣隊自己也是肆寵而嬌 自視甚高
    連幹訓班跟小虎隊的都打一點臉面都沒有
  • 海龍政特都是大時代下的單位
    各有艱苦訓練,也各有機密任務
    沒有不是流血流汗走過的

    走過這一遭
    大家都留下了驕傲的回憶
    這才是最重要的

    至於往事,就留在笑談中吧
    感謝資深

    hawk 於 2014/07/29 11:01 回覆

  • GGY
  • 海龍是屬於兩棲的, 說到每一項戰技的要求, 應該是海龍比較全面, 跑步當然政戰也會出幾個怪胎, 但海龍也是有怪胎, 聽說萬米跑 31分多還是 30 分多
  • 相傳老士官長更變態,都在終點吃泡麵喝高梁等部隊到齊!

    hawk 於 2016/02/22 14:45 回覆

  • 楊花花
  • 陸軍海龍部
    還有陸軍海龍部長也是金門人嗨死大家館兵隊長,後來看到金門人也是金寧鄉殺殺人犯後來看到警察局別人家一起殺人犯。「李錫梅.李秀婷」
    日本事軍:李正騰.李世搖.李建智.李志鴻.李奇偉.李照強。
    美國事軍:李珊珊.楊榮昌.李營潔.李依芳.楊丹丹.李至真。
    韓國事軍:陳寶愛.陳寶真.陳寶豬.李開陳.李陳美.李至仙。
    英國事軍:李志泓.李志宏.李青霖.李天旺.李旺天.李佩祥。
    泰國事軍:許宏駿.葉英博.李世昌.翁德光.翁德愛.翁德島。
    中國事軍:李娟娟.劉寶盒.楊娟娟.李籠恐.李慧婷.李秀婷。
    新竹人:李佩佩.楊金建.楊天智.吳國堅.吳國賓.吳國贊.吳國愛。
    台北人:李秀美.李秀根.李秀路.李秀真.李秀桂.蔡金點.蔡麗麗。
    宜蘭人:周安安.周敬豪.周敬華.楊玉川.楊玉姊.楊玉兆.楊玉佩。
    花蓮人:周原慶.楊永生.李錫明.李錫秋.蔣靜.蔡金蓮.李彥春.李芳杰。
    田螺坑:李至玄.李世樹.楊永昌.楊永天.翁志工.李娟女.李天水.李佩君。
  • wei
  • 沒想到還有人會去討論.血氣方剛.意氣用事年代的鳥事...XD
    不就是打架嘛....有甚麼好討論的...><
    回應GGY所說的.(海龍)萬米跑步有紀錄的28分46秒第16期.29分多的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