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題目是無題,
因為不知道要命什麼題,
所以就是無題。

今天晚上找了朋友去吃飯,
其實只是要去書展的,
可惜今天書展只到1800,所以取消。

於是幾個人去民生社區朋友的朋友的餐廳用餐,
他是一個瑞典人,以前朋友在環亞的同事。

在那反正就是吃西餐,
我點了豬肋排,
也沒什麼特別好說的,
反正東西很好吃就是了。

後來我們去環亞旁的金色三麥坐了一會,
也喝了一點酒:小麥啤酒、大麥啤酒、黑麥啤酒;
這就是他們提供的三種酒,
我們每種都叫了1000CC。
席間我們就打牌度過,
因為在瑞典餐廳已經聊了很多;
 今天我主要的角色是陪客,
 在瑞典餐廳都是我聽他們說,
 關於朋友的男友,
 我已經不知道我該表示什麼意見了?
我們大概玩了3個小時的牌,
老實說還真無趣,
我一直覺得玩牌度過一段時間真是沒什麼意思,
我還寧願閒扯亂聊來渡過。

結束後走路回家,
回到家大概是凌晨1點,
看到老媽留在浴室的紙條,
大意是不滿我那麼晚還沒回家,
我承認這個星期我是跑的多了點,
不過才剛退伍一個星期,
這也是很正常的吧!
難道要完全沒有朋友比較好嗎?
我看我以後要出門還是小心點好了!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