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很興奮,我發現了一個打破僵局的方法,就是讓小姑娘轉移目標。

星期六的下午一向都是模考,因為太晚出門,到補習班的時候已經遲到了,也就是已經開始考聽力了,不過這樣也很好,省的小姑娘看到我還要跑過來跟我坐在一起。我一踏進教室就看到小姑娘了,他坐在一個很後面的位子,我看都不看他,直接往前走去找其他的位子坐。

小姑娘考試的速度快的很,簡直是驚人,70分鐘的閱讀,他只要20分鐘不要就答完,上星期坐他旁邊考試,壓力只有大。小姑娘考完試不忘傳簡訊要我考完試打電話給他,當然,我又不是腦袋燒掉,發瘋了才打。考試結束後,小朋友不見蹤影,我悄悄的拎起我的包包換了個位子坐,營造我考完試回家了的假象。

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我興高采烈的換完位子躲了起來,就在我自以為安排妥當,機關算盡的時候,我的驕傲矇蔽了我清明的思緒,戰場最重要的就是知己知彼,而我忘了觀察敵人的動向。就在我志得意滿的走回教室的時候,小姑娘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用一種“喔,你是跑到哪去了?找了你半天。”的眼神看著我。

看著他天真無邪的雙眼,我還能說什麼?我輕輕的回頭拭去了眼角的淚水,所謂樂極生悲,就是這個情形。不過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打敗,我還安排了一個秘密武器,那就是我的座位,在搬位子時我就考慮到了這種突發狀況,我選了一邊有人,一邊放包包的位子,就是為了發生這種被抓包的狀況時,我還可以優雅的跟他說:『我不喜歡坐太擠。』而這也是我的最終武器。

一想到我的秘密武器,我的氣勢也頓時上升了不少。我志得意滿的走進教室,想不到天意如此,我那一排的人居然走光了,這是什麼狀況啊?哪有那麼巧的事?偏偏是這樣。彷彿看到小姑娘嘴邊的竊喜,他自顧的走到離黑板較近的那邊坐了下來,我也鬆了口氣,幸好原本在我旁邊的人是在我右邊,看來上天還是給我留了後路阿。

上完兩個小時的閱讀講解,時間來到了1700,小姑娘問我要不要去買東西,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當然是不要。沒出去買東西,我只好到陽台去找其他的朋友聊天,藉以避開跟小姑娘面對面的尷尬,尷尬的當然是我,小姑娘比較可能會覺得那是共同呼吸同一片空氣的浪漫。

陽台上只有傑克在,其實小姑娘跟傑克並不認識,但反正聊天嘛,信口開河就可以聊起來了。傑克比我矮上一些,長的蠻帥,也挺有型的,大概比我早1~2個月退伍,我比他小4梯。一開始只有我跟傑克在說話,小姑娘大概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但話題就兜著模考打轉,很快他也加入話題了。傑克很主動,說話很多手勢,聊天很愉快,小姑娘跟傑克也沒什麼怕生的感覺,一下就熟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那片密佈在心上的烏雲裂開了一個細縫,和煦的陽光終於穿透了這片烏雲照到我的身上,我不禁張開我的雙手讓自己得到更多的溫暖,貪婪的旋轉自己爭取更多的照耀,我彷彿看到天上的軍隊從這道陽光走了下來,我心下一片澄明,這就是救贖之道。

他們聊的很愉快,我也沒打擾,我自顧的靠在旁邊哼著不知名的小調,也不看他們,也沒加入他們說話。雖然小姑娘跟我沒有緣分,可我也不是不懂得成人之美!不屬於我的感情,我也不會阻止別人來爭取。

回到教室後,傑克很熱情,叫我們坐到他的旁邊,其實我不是很樂意,我原本的位子比較前面,而我也很想聽講解。這時小姑娘跟我四眼相望了一下,我自己解釋那是詢問的眼神,我自己解釋小姑娘想過去坐,於是我們就搬了過去,小姑娘動作可快著,三兩下包就拎了過去。

其實我不喜歡搬過去,因為這麼一來,我就變成左手邊是傑克,右手邊是小姑娘,沒有一點點的空隙,很擠。不過君子有成人之美嘛,是不是這個意思,我幹了!

下課後傑克正好也要往台北車站的方向走,咱們三人就一起走了一段路,這段路走的很開心,好多笑聲!不過不干我的事,是傑克跟小姑娘在那打鬧嘻笑的聲音,但我也不是鐵打的沒有表情,我也有笑,不過是笑在心裡,嘿嘿嘿嘿。

1900,簡訊。
「我已經到家了。」

2010,簡訊。
「其實我把他當作朋友而已...」我猜想,這應該不是傳給我的吧。

2145,簡訊。
「我好擔心我這樣的成績正式考的時候沒過。我看我得加把勁了!你明天會去上課嗎?」
『明天是老江的閱讀,我會去上。』
「我現在正在做仰臥起坐,剛剛在看書所以才傳簡訊給你。我想你應該也在唸書吧!打擾你了,希望你不要在意喔!」

我相信,要讓火燒不起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柴拿開,這,就就作釜底抽薪。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