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4.20 Fri sunny

今天的天氣其實並不很熱,可是因為習慣了德州的涼爽,氣溫一時升高,還是很不習慣。

我身在的這的地方,是德州的最左上角,暱稱“Texas Panhandle”,根據老師的說法,Panhandle的平均海拔超過3500英呎,也就是超過1000公尺,而陽明山最高點也差不多是1000公尺。在這麼高的地方,一出太陽就可以感受到紫外線的威力,尤其夏天接近了,感受更強。今天下午有事去了學校的活動中心,學校活動中心跟宿舍的距離實在近得很,可是走在太陽下,脖子還是一陣火辣。

離開活動中心,到一個同學I家去討論一下英文,我們討論開始沒有多久,忽然外面停車場傳來一聲爆炸聲響。正好維州校園槍案幾天前(17號)才發生,時機敏感的很,不過因為爆炸聲只一聲就結束了,而且也不是槍聲,我們也就不予理會。

過了五分鐘,台灣人K來敲門,說是同學I的室友韓國人的車子輪胎爆炸。車子停的好好的輪胎會突然爆炸?遇到這種沒聽見過的事情,哪能不快點下去看看。下去一看,左後輪後上緣整個炸開,爆炸的威力還把保險桿給炸彎了。

在場其他台灣人,我、K、還有另一位是N,開始推論起輪胎爆炸原因。K首先說今天天氣很熱,可能是氣溫造成的爆胎,我心裡一陣不相信,今天天氣再熱也沒台灣夏天那麼熱,於是我默默跑去踩車子的前輪試胎壓。一試之下真是大驚訝,韓國人竟然把汽車輪胎打氣打的跟石頭一樣硬,我才開始認同的K的理論。

說起來台灣人就是人好,N聽到我說了驚人的胎壓後什麼都沒說,默默的就去幫韓國人其他輪胎放氣,韓國人自己也開始幫其他輪胎放氣。這時候I說,上次他的車已經爆胎過一次了,我又是一陣大驚訝,這台車韓國人才買不到2個月,竟然已經累積了2次爆胎經驗了,而且還沒學到教訓,依然把胎壓打那麼高!

在幫輪胎放氣的時候,K告訴我們他正好開車回來,他突然聽到一聲爆炸聲,他嚇了一跳,立刻把車子靠邊停下,往爆炸聲響發生的停車場一看,就看到韓國人的車後冒煙,他才敢靠近看,也發現原來是輪胎爆炸。我們才知道原來K是目擊者,他剛說是他眼見為憑的事實。

後來我們又開始討論起怎麼換輪胎,I說後車廂有工具,可是不會用。這時候韓國人一直叫I打電話請其他台灣人幫忙,我聽了感覺有點差,我們不斷的跟他說車子既然有工具就一定可以用,韓國人怎麼就是不肯把工具拿出來讓我們看看,不肯也就算了,還用這麼差的口氣請人幫忙,N這時候又默默的走上樓說要幫他找電話。韓國人又跟I爭執了一下之後,韓國人終於願意把工具拿出來看看,一看之下,根本就是很簡單的隨車工具,我操作了一下給他看,他也不說聲謝就回頭上樓拿了一付太陽眼鏡戴上,自己開始動手了起來。

這時候大家看了沒事紛紛都各自解散回家了,我因為沒有看過換輪胎,我也一直都很有興趣,於是就跟I兩個人留下來看韓國人換輪胎。

想不到韓國人一邊換輪胎嘴巴裡一邊不乾不靜的說什麼,前輪胎壓更高,又有引擎壓著,前輪沒爆憑甚麼後輪會爆之類的話。我看了前輪一眼心想,你前輪是GOODYEAR的名牌輪胎,又是上次爆胎才換的新胎,後輪不過是個胎齡兩年的雜牌胎,能這麼比的嗎?正想著,韓國人又碎碎念到說什麼他不相信K說的,他覺得一定有人在搞他,否則怎麼會這麼巧之類的話。維州校園槍案才發生幾天,槍案又是韓國人幹的,就算是有人搞你,誰叫你是韓國人,還不是只能摸摸鼻子認了,嘴巴裡說一堆充滿情緒的話有什麼幫助,我們在別人的土地上,最不需要的情緒就是仇恨。

聽到這邊,我心裡一陣厭惡,就打算要離開了。這時候韓國人突然大叫一聲,我跟I一看不得了,不知道什麼原因,韓國人竟然把手伸到車子底下跟千斤頂接觸的地方,也不知道怎麼了,反正一定是手被壓住了。這時候他又開始大叫,我正在想要不要先叫N下來,免得我跟I兩個人抬不動車,還造成第二次傷害。不過這時候韓國人開始大聲喊痛,眼看沒時間叫了,我深吸一口氣就伸手去抬車,所幸車體不重,一抬動韓國人手就拉出來了。

手拉出來一看很嚇人,壓到左手的中指,指腹整個開花,肉都翻出來了,相當恐怖。這時候血開始狂流,I畢竟是他的室友,開始很緊張。我不知道學校的保健是有沒有辦法處理這樣的問題,只好向上大叫N叫他下來,I則是去叫K。N下來一看,二話不說電話拿起來叫救護車,說學校保健室處理不了。

我這時候看韓國人已經痛到抱著手指,彎著腰,叫都叫不出來,我過去叫他站直,同時保持傷口在心臟以上幫助止血。我想他一定痛到不行,他連動的力氣都沒有,我幫他把身體拉直了,同時也把他的傷口提到心臟上。我一拉他的手,他又開始叫痛,手整個抖的很厲害,加上血不斷的流出來,看著很是很怵目驚心。

這時候K下來了,又來了一個大陸女生P。

過不到兩分鐘,街角傳來警笛聲,我們以為是救護車到了,立刻跑到路邊等。聲音一轉過來,原來是警車在無線電上聽到有人叫救護車,就先過來看一下。警察先生告訴我們救護車五分鐘之內會到,我們先跟警察先生敘述發生了什麼事,再問一下發生這種意外,有沒有事情是我們要注意的,警察先生顯然跟這些事情不熟,說了半天最後叫我們問救護車隨車急救人員比較清楚。後來他拿出了警車上的紗布,我們原本以為會上救護車去醫院,於是在等救護車的同時,P就先幫韓國人把傷口先包紮了一下。

把傷口提到心臟上面很有效,其實警察到的時候,我看到流血已經止了,但是已經留了滿手的血,加上外翻的肉,看起來還是很恐怖。

大概又過了五分鐘,救護車到了。急救人員下車看了一下,跟我們的慌亂不同,他們一點都不慌張,果然是受過專業訓練。一位急救人員先清洗傷口確認傷勢,我們同時趕緊向另一位急救人員了解,像我們這種國際學生要去醫院,除了護照還有什麼東西要帶的。急救人員表示護照是最重要的,再來就是現金跟保險卡,大概就是這幾樣。傷勢確認了之後,急救人員表示Canyon的醫院沒有辦法處理他的傷口,必須要去Amarillo的醫院。同時因為他的傷口已經止血,並沒有危及生命的危險,他如果用救護車帶他去醫院,保險公司不會理賠,他必須支付1000元的救護車使用費用。當然不可能花這些錢去搭這救護車,最後由P開車帶韓國人、室友I以及熟悉Amarillo的N一起去。

事件到這邊告一段落,我只是路人,看到這邊我就離開了。

不過這件事情還是讓我心裡有些不小的感觸,其實我們的身邊到處都是不同的危險源,他們都很危險,不過通常我們都是可以避免的。一件意外之所以會發生,就是因為自己粗心了,輕忽了,才會讓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今天的事件也是一樣,第一,不論如何韓國人不該把手伸到車下去碰千斤頂,第二,背著太陽操作這種危險機工具,還帶著太陽眼鏡影響視線,第三,他在操作千斤頂的時候,並沒有讓眼睛時時放在手上,還分心抱怨懷疑有人破壞他的車。這三件事情其實都是可以輕易避免的,就是因為一時的大意,才會造成這樣嚴重的傷害。

把這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寫在這邊,希望看到的人,在使用任何工具,從事任何行為,都應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避免這樣的意外發生

創作者介紹

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